四川管理职业学院
艾滋病防治
中医界的地平线上升腾起两颗璀璨的“星”
添加时间:2017-06-30 10:52 信息来源:未知 浏览人次: 【字体:

  中健网讯 七·一前夕,中医界上下欢腾,惊闻两件头等大喜事。一是全国评选出“国医大师”30人、“全国名中医”100人。我省产生四人(一位国医大师,三位国家级名中医)。据悉,全国在本届评选中,共有推荐单位35个,有29个推荐单位产生了国医大师,人选共覆盖26个省(区、市),分布更为均衡。31个省(区、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全部产生了全国名中医。女性比例明显增加。本届国医大师中,男性25人,女性5人。全国名中医中,男性88人,女性12人。年龄结构保持稳定。本届国医大师年龄最大的96岁,最年轻的66岁,平均年龄82岁。全国名中医建议人选中,年龄最大的95岁,最年轻的59岁,平均年龄76岁。

  中医是重视经验传承的医学。一名好的中医,需要在临床诊疗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通过大量实证经验采集和总结共性规律,逐步探索建立辨证的个体化诊疗方法,从事临床工作50年以上的老专家无论从学术水平、临床经验等各方面都能满足成为大师的基本要求。从事临床工作35年以上的专家,在学术积累、精力、体能等方面正值鼎盛,是中医药学术继承创新的中坚力量,是中医药事业发展的中流砥柱,能够满足成为名中医的基本要求。

  国医大师是中医药行业的最高神圣的荣誉,每次评选只有30人。国家层面尚没有开展国医大师与省级名中医之间的国家级名中医评选。评选表彰部分全国名中医,既能弥补国医大师表彰名额有限的不足,充分调动中医药人才成长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也能进一步打牢国医大师评选表彰工作基础,避免人才选拔断档等问题。100名全国名中医中,曾经是第一、二届国医大师候选人的有32人。最大程度上弥补了前两届国医大师评选因表彰名额有限而留下的遗憾,实现了“抢救性评审”的目的。

  另一喜闻乐见、举国欢腾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将于7月1日正式实施。旨在规范中医药走向正规化、法制化的正确轨道,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由此,中医人的一举一动有章可循、有法可依,成为不可逾越的“红线”;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真正展现中医人的才华,充分发挥中医药的独特优势,时不我待,化茧成蝶。

  从哲学角度上说,《周易》讲的是“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道”与“器”在名义上虽然可以分开,但在现实中无法分开:“道”不离“器”,“器”不离“道”。这个特点可以用宋明理学的范畴来说明。宋明理学在形而上层面有了颇为深入的思考,但“理”和“气”同样是不可分离的。朱熹就认为,“理,形而上者;气,形而下者”“天下未有无理之气,亦未有无气之理”。在作理论分析时需要区别“理”和“气”,但在现实世界,“理”和“气”是融为一体的。据《论语》记载,子游说子夏的学生在洒扫、应对、进退等日常礼仪上的表现是不错的,但这些都是细枝末节,根本的道理却没有传授。子夏听说了以后,大不以为然:不从人伦日用入手,怎么能认识天道性命呢?理学家对子夏的话非常推崇,认为“凡物有本末,不可分本末为两段事,洒扫应对是其然,必有所以然”。“然”背后必有“所以然”,二者是统一的。“道”就在人伦日用中,不是离开现实另外有“道”。形而上与形而下是截然不可分开的。

  概念层面的逻辑分析与纯理性在中国文化里确实没有得到很好发展,但“道不远人”的实践性正是中国文化的特色和优势。中国哲学有自己的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为什么要用西方哲学的标准来评判呢?举例来说,对于如何理解《道德经》中的“道”,很多人都在分析“道”到底是精神实体还是物质实体。这就是西方哲学的思维方式在起作用,要去思索独立于万物之外的本原。如果从整体上理解老子的思想就会发现,不是独立于万物之外有个“道”,“道”就在万物之中。“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天从“道”得到“清”的特性,地从“道”得到“宁”的特性,“道”在不同事物上表现为不同的特性。老子最推崇水,“上善若水”,观水可以悟“道”。水是无形的,但又可以随物赋形,显然,就是老子最核心的思想。

  从复归到圆的深度说,《周易》中的《复·彖》:“复,其见天地之心乎”。从卦象上说,是“一阳复于下”,指冬至日阳气开始慢慢上升。这“复”,就是万物的返本归源,也是一切在时间中不断消逝与不停复生。在静观中玄鉴其复动,乃知天道恒久,可见天地生物之心,也可见人心的复归。

  回归,不仅仅是地域的回归,更是心的回归。民族共享的中医文化根基,正是感召人心的天地之复。一个民族的生命是系于文化深层的,而一个民族的复兴,也来自文化的回归。

  马一浮先生说:“天地一日不毁,此心一日不亡,六艺之道亦一日不绝。人类如欲拔出黑暗而趋光明之途,舍此无由也。”当写下这个汉字的时,似乎在空中画下一个圆字,也已经知道,应当自觉有所担负。在弥敦道上,时间没有离开,在我们复归的路上,天地之心还在,只待我们参赞天地之化育,回溯进凌越苍穹的终极与永恒。

  在空中画了一个圆,明白自己已经回归了自身。这个圆渐渐在胸中放大,要留驻时间,让幸福一次次重新生成,最后他明白,对时间痛苦,让这一切并不在他的生命之外。

  我们所要坚守的,不正是同一个圆吗?时间的手指,不是停留在当前,而是越过它,飘向那神圣本质,飘向云上那个真正价值的存在。当然,我们的眼睛依然坚持指向世俗人间,并坚守在这个世界之内。这一切都是神圣的,一切为人们所坚持的信念都具有崇高的神圣。如果从个体再推至整体,不正是中医人所需要的坚守与回归吗?

  让这两颗星在中医人的心底荡漾,永不谢幕;中医人要以实际行动擦亮这两张“名片”之花,经久不衰,常开不谢。

上一篇:登高望远,说一点中医“接地气”的小内涵 下一篇:没有了
地址:成都市郫县安德镇彭温路399号 招生电话028-68939881 68939880,招生代码:5183
Copyright © 2008 @www.scmpi.cn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职业学院版权所有 蜀ICP备15030541号